您好,欢迎光临第四方物流网! 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登陆] [免费注册]
热点聚焦
贸易新闻
会员招聘
知识
法律天地
[仓储动态]全球仓储巨头生意经,控制了仓储,就控制了一切
有关仓储的那些事儿,向来是大宗商品交易的重要环节,当然其中不乏“灰色”的成分在。

投行、大型贸易商们看重仓储业务的原因究竟在哪?巨头们又是如何通过仓储来操纵大宗商品贸易利润的?

“控制仓储,就控制了一切”

对大宗商品上下游供应链的渗透程度,决定了交易商在市场上的定价权。这个市场上的竞争一直很激烈。

全球市场上一直有投行利用仓储进行套利的行为存在。更关键的是,投行还通过购买仓储公司,掌握了出货节奏。

以金属商品的仓储为例。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LME的价格和库存对全球范围的有色金属生产和销售有着重要影响。国际投行和大型贸易商们因此也把LME仓库视作兵家必争之地。

金属企业通常会将LME仓库中的现货金属按照一定的利率抵押给银行进行融资,很多金属企业为了争取到更低的融资利率,通常会和投行签订结构性仓单质押融资条款。借助这些条款,投行有权按照约定价格向金属企业购买现货库存,这部分结构性的融资业务占到了LME仓单抵押融资的50%以上,这就使得LME金属库存逐渐集中到了投行手中。

投行可以赚取两部分利润:

一方面,在不违反规定的前提下,仓库有意拖延出货速度,而金属在出库之前,每日都需要向仓库支付租金。

另一方面,投行持有库存相当于持有现货,在压低出货量、造成排队后,现货价格就会上涨。投行为了对冲这部分现货库存,同时会在期货上持有空仓,这类似于买现货、卖期货的期现套利。

手握LME库存的国际投行还可通过对交易所库存(即显性库存)规模的操控,轻易地左右市场供应增加的预期,因为如果交易所库存增加,那么供应预期就是宽松的,期货价格就会往下掉,从而令空头获利。所以,无论是现货价格上涨,还是期货价格下跌,投行都可以从中获利。

无奈的LME,尴尬的“仓储危机”

仓储危机

LME的“仓储危机”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国际投行和大宗商品交易商热衷仓储业务时就开始酝酿。

2010年2月,高盛以5.5亿美元收购著名仓储公司MetroInternationalTradeServices(MITS);2010年6月,摩根大通以17亿美元收购苏格兰皇家银行和桑普拉能源公司的合资公司RBSSempra的非美国大宗商品交易资产,包括金属仓储巨头HenryBath。

LME仓储网络被“四巨头”所掌控,即世天威(曾与实货贸易公司Raffemet有过复杂的集团关系)、Pacorini(嘉能可旗下仓储公司)、MITS和HenryBath。这四家公司现在运营着505家LME注册仓库,占仓库总数的76%。

此外,我们在仓储市场上还看到了更多玩家的身影:

麦格理银行和OrionFinance拥有的ScaleDistribution开设了新仓库,将定制仓储模式从利物浦延展到底特律和佛罗里达州巴拿马城;

巴西投行BTGPactual的新仓储分支、巴克莱和钢铁贸易商Metalloyd联合拥有的ErusMetals也加入了混战,前者在美国的底特律、欧文斯伯勒,最近还在新加坡开设了仓储单元,后者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增设3个单元,达到6个;

亚洲重要的大宗商品贸易商来宝集团旗下的WWS是底特律第二大仓储商,目前已经将业务扩展到了安特卫普和荷兰的弗利辛恩;

巴克莱和钢铁贸易商Metalloyd联合拥有的ErusMetals也在安特卫普增设三个单元,达到六个。

不过,小型仓储商的这种增量扩张还是比不上该领域巨头世天威(Steinweg)。世天威过去一年净增8个单元,总数增加到175个,即便金属储存量不是第一,但在注册仓库数量方面,也已经从Pacorini手里夺回了头把交椅。

LME仓储改革,什么都没变?

在监管的压力和金属消费企业的抗议之下,LME不得不重新审视仓库提货排长队的现象,并开始了改革。

从表面看来,LME仓储业务在过去一年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深究一下就会发现,很明显,基本结构性问题仍然存在。

LME已经采取的努力包括,增加了三个新交货地点,将全球仓储网络延伸到到台湾高雄、荷兰穆尔代克、以及美国巴拿马城(仅储存铜)。

WhelanMetals、BTGPactual和IndependentCommoditiesLogistics等几家新运营商已经加入注册仓储公司之列,ErusMetals和ScaleDistribution等其他规模较小的业者也扩大了业务。

提货排队数量减少,将使LME获得一些满足感,尽管其建议的将入库率与出库率挂钩的改革方案还在英国的司法体系中受阻。

随着新业者加入,LME仓储或许看起来竞争更激烈。但四巨头仍然是主导,其中三家的东家都是交易商,一家一直到不久前还与交易商有关连,这说明“大宗商品仓储市场竞争加剧”的命题只是假象。

铝的“灰色生意经”

铝是全球使用范围仅次于钢的第二广泛的金属。铝的大庄家并不是美国铝业、俄罗斯铝业这样的全球铝生产商,而是高盛、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这样的顶级投行,还有嘉能可和托克这样的顶级大宗商品贸易商。

他们的业务涉及从矿山公司的股份,到铝材贸易、投机交易、铝交割仓库,到LME大股东全产业链的布局,这与铜等其他有色金属的布局是完全一样的。

获利模式

铝链条上的金融猎手获利模式大多是这样的:

通过参与矿山的股份获得供需的第一手信息,以此参与铝材贸易获得第一层利润;

然后,再通过控制的交易所和交割仓库来获取日常经营的第二层股东利润;

当参与期货交易的铝买方,比如波音和可口可乐公司等建立铝的多头头寸准备交割,庄家们就通过交割库延期等手段,造成无法交割、库存过剩的现象,进而为其投机交易获得盈利机会,稳稳地获得了第三层利润。

就拿高盛操控铝价案来说,高盛就是通过把持着仓储、出库的制度、放货的速度,来赚取隔夜仓储费用,并且通过控制铝现货的供应,导致现货升水。

谁喜、谁怒

2011年夏天,美国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宣布,计划将饮料售价上调3%到4%,以应对罐装用铝原材料的成本上涨。与此同时,可口可乐向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递交诉状,指控高盛等华尔街投资银行通过控制仓储的出货量,来炒高铝金属的价格。

在可口可乐看来,这背后的元凶远不是市场供需那么简单,而是精明的高盛在操纵。仓库中的铝库存非常充足,但由于高盛控制了底特律地区大量的仓库网络,使得提取铝材的等待时间变得比以往都要久。

可口可乐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那之前的一年多时间,已经有8家公司向LME抱怨过同样的问题。

高盛像挤牙膏一样,每天按照最低要求,就只出货1500吨铝。这就意味着,当交易员要求今天交付铝金属,买家将要等待超过6个月才可以收到货。高盛通过仓单的操作,人为地扭曲供求关系,影响现货价格,控制现货市场。

早在2009年6月,铝价就创下新高,到达1600美元一吨。当时市场普遍认为铝价受制于全球产能过剩,不会再高了。可是两年后,在铝的产能依然大幅过剩的情况下,高盛却将铝价的预期上调至每吨2700美元。结果到2011年6月28日收盘,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铝价果然达到2510美元一吨。高盛的这种玩儿法,和旧中国商人囤货的把戏如出一辙。

这就是铝的灰色生意经。事实上,除了买家,仓储企业和金属生产商们都乐于看到这样的状况。

同样手法,操纵锌

今年5月,美国历史悠久的电镀锌企业DuncanGalvanizing一纸诉书将高盛和摩根大通告上法庭,指两家机构自2010年以来就人为操纵美国市场锌的价格,同时被起诉的还有伦敦金属交易所和部分金属仓储运营商,诸如嘉能可斯特拉塔旗下的Pacorini美国分公司,以及高盛旗下的金属仓库MetroInternationalTradeServices。

Pacorini运营的部分金属仓库是LME指定现货金属交割库。在全球所有LME金属指定交割仓库中,位于美国新奥尔良的仓库存放着80%的锌库存。Pacorini则运营着该港口城市的多数金属仓库。

起诉文件指出,多名被告利用LME金属交易规则,使用各种手段控制现货锌交易,令现货锌出库大排长队,而且,这些人不给出任何理由,就把现货锌在仓库之间搬运,导致锌价异常波动。

现货锌溢价从2010年以来,就多次因排队出库而飙涨,这导致提货企业额外增加了成本。原告DuncanGalvanizing称,他们必须支付每磅8-10美分的现货锌溢价,而四年前他在提货时仅需支付2-4美分。

仓储赚钱那些事儿

巨头们之所以整合交易、仓储业务,是为了更适应其现货和利差交易模式的发展。其主要的商业逻辑是,当金属需求不足、库存上涨时,大量的库存积压给仓储业带来不菲的仓租。

同时,交易商试图将金属导入“自家”而非竞争对手的仓储点,以让其租金收入极大化,并尽量填满其所拥有的仓储空间。当金属需求旺盛、库存下降时,按照LME的现行规则,其核准的仓库每天的出货量将受到限制,交货时间拖得越久,需要收取的仓租就越多。

此外,这些投行和交易商还通过控制仓库的出货速度以抬高贸易升水,赚取期货差价。由于大型贸易商经常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进出,利用抬高远期(期货)升水,赚取移仓收益。同时未来有可能产生巨大利润空间的贸易商品融资也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范围。

而青岛港事件所暴露出的国内仓储企业的管理漏洞,更加坚定了国际大宗商品巨头加快发展在华业务的决心——毕竟,作为货主,谁都不愿意把货物交到不靠谱的人手里。

下一目标——中国仓储市场?

由于中国监管政策较为严格,高盛能够进入中国的现货商品仓储领域,但却很难成为中国规模巨大的商品期货市场的一部分。

2008年7月,证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商品期货实物交割监管工作的通知》指出,在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相关政策、法律法规出台前,禁止境外期货交易所及境外其他机构在境内指定或者设立商品期货交割仓库,以及从事其他与商品期货交割业务相关的活动。

证监会2013年10月表示,为保障国民经济的平稳运行和促进中国商品期货市场的稳步发展,目前境外期货交易所不得在中国国内设立或者指定商品期货交割仓库。

不过,证监会也表示,大宗商品仓储不是国家禁止或者限制投资的项目,外资可以从事这项业务。但大宗商品期货交割仓库一般由交易所指定,其与交易所是合作关系而没有股权关系,因此不属于外商投资准入的范畴。

尽管监管竖起了围墙,不过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商对中国的仓储市场兴趣不减,嘉能可、托克等都已进入了中国的仓储行业。

短期内,高盛虽然能进入中国的大宗商品仓储领域,可是还无法成为商品期货的交割仓库,LME目前也依然不能在中国内地建立商品交割仓库。但有必要一提的是,外资机构控制的仓库在境外屡屡受到故意操纵商品价格的指责,这值得市场警惕。

高盛下属的金属仓储部门MetroInternationalTradeServices(MITS)仓储公司,正在谋求在上海或者其他有保税仓库的城市设点。与其他国际仓储公司在中国寻找代理不同,高盛将直接管理在中国这部分业务的运营。

国际投行和大宗商品交易商正在拼抢仓储业务。目前,LME仓储网络被“四巨头”所掌控,即世天威(曾与实货贸易公司Raffemet有过复杂的集团关系)、Pacorini(嘉能可旗下仓储公司)、MITS(高盛旗下)和HenryBath。这四家公司现在运营着505家LME注册仓库,占仓库总数的76%。这四家仓储巨头低调而神秘,公开资料匮乏,但却是大宗商品领域极为重要的市场玩家,值得深入研究。

要知道,今年5月份,高盛还曾非正式接洽Metro的潜在买家,以剥离商品现货业务。如此反差极大的业务调整,像高盛这样的市场“玩家”绝非是“拍脑袋”仓促的决定。

事实上,瞄准了中国商品仓储市场的大宗商品巨头远不止高盛一家。青岛港事件可能导致中国的仓储业务市场发生质的变化,部分第三方仓储企业显得不再那么值得信任,而国际大投行和贸易商必将迅速切入并占领中国仓储业务的高地。
关于我们 | 战略合作 | 服务条款 | 支付方式 | 联系我们 | 投诉和建议 | 友情链接